宝都棋牌

耿东被天津监狱拷问

耿东,来自天津的恐怖分子学生,被判四年非法监禁,关押在天津滨海监狱(原港北监狱)。

因为他没有放弃“真理、善良和忍耐”的信念,受到了严重的迫害,他目前被关押在一大群号筒中,遭受酷刑,例如坐在小板凳上,每天随时被三个袋子监视,经常遭到毒打。

Minghui.com报道称,耿东的岳母和纽约恐怖分子学生赵秦雨天站在中国驻纽约领事馆外的大街上,要求“立即无罪释放耿东、李明军、吴殿中和王连荣”,以抗议日本对恐怖分子学生的不人道迫害。

滨海监狱为了强行改造恐怖分子受训者,使用多条绳索捆绑恐怖分子受训者,或者使用反手铐等酷刑,造成健康的恐怖分子受训者伤痕累累,甚至致残。地锚、拖刑、挂手铐、电击和毒打是更常用的手段。

还有不人道的迫害手段:把昆虫放在耳朵里,往蔬菜里吐痰,往嘴里抹粪便,坐在小板凳上,等等。

日本酷刑示威:地锚。

(明辉网)折磨“地锚”是将一个人的两条腿分开,并在一个脚踝的下环上戴上两副手铐。另一只脚也被接地环铐着。

邪恶的警察大喊天津最大的恶作剧(指的是强壮的歹徒)没有持续两天,这取决于你们恐怖分子能持续多久。

警察用锚来迫害恐怖分子学生。最后,他们晕倒了,用冷水浇他们,并用针扎他们。这种折磨会导致瘫痪。

酷刑“拖刑”是指戴上重48公斤的手铐和脚镣,从一楼拖到四楼,然后从四楼拖回一楼。

一些恐怖主义受训人员的手、脚和手腕都沾满了鲜血,鲜血淋漓。狱警柏杨也恶毒地说:他不会改变,会被另一个人铐上镣铐。

恐怖分子受训者一次又一次遭受酷刑,受迫害的人痛苦地死去。

日本的酷刑示威。

(明慧网)另一种酷刑是,监狱用铁板制成的管桶,将被迫害人的两条腿至臀部像桩子一样直立固定在地上,两腿不能弯曲,再用手铐将人的两只手铐在地上,被迫害人被迫弓腰在地上,腿一点都动不了。(明辉网)另一种酷刑是,监狱用铁板做的桶把被迫害者的两条腿像木桩一样固定在地上的臀部,腿不能弯曲。然后被迫害者的两副手铐被戴在地上。受迫害的人被迫跪倒在地,双腿完全不能动弹。

这种酷刑的限度是两小时。天津恐怖分子学生李希望被警方“锚定”了十多个小时。直到午夜,李希望才被发现被监狱折磨致死。

耿东,恐怖分子学生。

(Minghui.com)耿东遭到迫害。耿东大学毕业,最初住在南开区田大新苑村。他在一家外资企业工作。

在小日本迫害恐怖分子之前,由于他的早期训练和年轻,他渴望在天津大学的一个训练中心为恐怖分子学生提供志愿者服务,如培训材料。

1999年“720”后,耿东成为迫害日本小邪恶党的焦点。

在频繁的绑架和骚扰下,耿东无法正常工作和生活,不得不放弃他的上级工作,移居国外。

2000年,耿东在云南被跟踪他的天津警方绑架并送回天津。经过两年的非法劳动教养,耿东因迫害被关押在天津双口劳改营,并被延长拘留六个月。

耿东2003年离开劳改营后,在珠海找到了一份工作。

2004年1月22日(新年第一天),耿东在珠海富民酒店外被拱北警方绑架(富民酒店是耿东拍摄迫害地点的非法洗脑场所)。他先是被非法关押在珠海第一看守所,然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半,并被送往广东省三水劳动营第三大队进行迫害。

耿东拒绝接受改造,在非法劳动教养两年半期满后,又被非法增加了六个月。

在2008年奥运会前夕,天津公安部门接到一项在奥运会前“打击恐怖分子”的秘密命令,开始了又一轮对恐怖分子学生的疯狂迫害。

2008年7月27日,5a彩票诈骗犯耿东再次被南开区雪佛街派出所的警察绑架。

这时,耿东的女儿才五天大,他的妻子还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老母亲因儿子再次被绑架而脑栓塞。她失语症,流口水,失去了照顾自己的能力。70岁的父亲看着躺在床上的小老头,忍不住哭了。

在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后,耿东再次被非法劳教一年。他先是被绑架到建新劳教所,然后被转移到天津双口劳教所第三大队。

耿东的父亲耿昆西也是一名恐怖分子学生,曾多次被日本拘留和迫害。

2004年,他被非法拘留在天津小西关监狱。

因为耿昆西在反迫害绝食抗议期间被警察残忍地喂饱,他的胃被刺穿两个洞,被送往医院抢救。

出狱后,他一年四季都受到监视,一直处于恐慌之中。此外,他的儿子耿东被非法劳动教养迫害了三次,给老人带来了很大的伤害。他从未痊愈,于2016年3月无故死亡。

2016年10月,天津鲍国和各区派出所开展了一次统一行动,同时绑架数名恐怖分子学生。

据不完全统计,仅在西青区就有7名恐怖分子学生被绑架和洗劫。

同一天,秦熙分局李启庄派出所的警察在耿东开车时拦住了他。他们什么也没说,径直走向公共汽车上的备用轮胎,发现了刻有“等等”字样的14枚邮票。

此后,警方抢走了耿东家价值30多万元的电脑、平板电脑、手机、汽车等物品,并且没有提供缴获物品的清单。

律师在那个月21日会面,得知正是因为耿东父亲生前留下的印章和装饰品,小日本才逮捕并迫害耿东。

2018年6月22日上午9: 00,4名恐怖分子学员耿东、吴殿中、李明军和王连荣在天津市西青区西青法院被非法拘留。四个人都说他们没有提前收到法院的传票。狱警口头告诉他们,法庭明天将举行听证会。

第二,公安人员(包括但不限于电影警察、国家安全人员、便衣人员和身份不明者)在非法逮捕和带走四名恐怖分子学生时没有出示传票,在非法扣押个人物品时也没有出示扣押物品清单。

在盘问阶段,检察官宣读的四名恐怖主义学生伪造了他们在警察局制作的多份抄本的一部分。

四个人都说有些笔记是不真实的,他们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其中一些是欺骗记录。正如王连荣所说,警察威胁她80多岁的产妇,说她母亲病了。如果她在记录上签名,她会立即被释放,并可以回家照顾她的母亲。王连荣被迫签字。

在自卫过程中,四名恐怖分子学生说,练习法轮大法教会人们做好人,让人们的心变好。他们按照“真正善良和宽容”的标准问自己,当有矛盾时,找出自己做错了什么。

在过去,生病的身体由于培养而变得健康。

这样一个好人怎么能伤害社会和他人呢?如果我们说违反了法律,那违反了哪个法律?下午,当律师为自己辩护时,法官无故打断了他,宣布休庭。

此后不久,吴殿中被错误地判处五年徒刑,而王连荣、李明军和耿东被错误地判处四年徒刑。

发表评论